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时事新闻  ->  详细内容
李向平:对辽宁经济形势和发展前景的看法
  •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2/15 10:30:00

李向平(在沈阳化工学科技园研讨会的报告节选)

根据会议主持者的要求,谈谈我对当前辽宁经济形势及其发展前景的一点看法。

1、关于辽宁经济形势

目前对于辽宁经济形势唱衰者居多,我也认为辽宁在宏观经济陷入低谷的大背景下,区域经济发展陷入2003年实施振兴战略以来的谷底,但是还不能认为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衰退。

辽宁经济在2003——2013年实现持续十年的高速增长,摆脱了此前20年在全国增长滞后的困境,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2.5%,高于全国同期年均增长速度2.2个百分点。进入2014年后,辽宁GDP增长率却骤降到全国各省区增长率下游,特别是2016年前三季度出现-2.2%的增长率。这种情况表明辽宁处于经济增长衰退之中。在宏观经济学上经济衰退通常定义为在一年中,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连续两个或两个以上季度出现下跌或负增长。经济衰退表现为普遍性的经济活力下降和随之产生的大量工人失业。严重的经济衰退会被定义为经济萧条。辽宁的经济衰退到了什么程度?

首先,要考虑到删除统计数字水分的滞后影响。辽宁省委在关于巡视回头看的通报中针对一个时期全省普遍存在的经济数字造假问题,提出要切实解决数字造假,并且在2013年以后逐年挤出GDP中的水分。然而,翻阅辽宁统计年鉴,可以看出挤水分只涉及2013年以后的新发表数字,却不能修改此前已经发布的数字。这就出现一个意外的结果:假如喊出要达到东南沿海增长先进水平的2003——2012年年均GDP增长率含水两个百分点,那么挤出水分后到2013年后辽宁实际GDP 可能仅仅相当于现在统计数字的60%。如果以20142015年的GDP数字与2013年挤出2%水分的数值做比较,则2014年以后的增长率显然要远远高于现在统计的增长率。很难说这种假定是否符合实际,但是,一个时期以来辽宁普遍存在的经济数字造假问题是事实,一些实例似乎表明每年挤出两个百分点水分并不多。从这种估计中,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以不含水分的当年GDP 含水的以往GDP作比较,计算出的增长率肯定大幅低于实际增长率。这可能意味着当前辽宁经济并未陷入统计数字显示的负增长引起的经济衰退之中,维持了中低速增长。

其次,要考虑同GDP密切关联的经济社会指标的同步性。今年上半年,全国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了6.5%,略低于去年6.7%GDP增速,而同期辽宁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实际增长5.1%,虽然略低于全国水平,却大幅度高于GDP增长率;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3%,辽宁增长8.1%,增速排各省区中下位次,但是增幅仍然比较高;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4.05%,辽宁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71%,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今年上半年辽宁全社会货运量增长3%,全国增长3.1%,相差无几;今年1-9月辽宁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0.93%,比全国平均水平低3.59个百分点,但仍然有所增长。辽宁这些经济指标均呈现一定幅度增长,与经济衰退必然引起经济各领域普遍低落的态势不相吻合,似乎可以佐证辽宁GDP并未进入负增长,也未引发整个社会经济体系的全面衰退。

对于辽宁经济近期发展态势的基本判断是:前三季度辽宁经济显现出筑底企稳的特征,工业用电量在8月实现增长后继续上升,10月同比增长6.2%;衡量经济景气指数的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在连续51个月下跌后首次实现增长,在9月份上涨幅度为0.9%;在连续两年挤出水分后,财政收入达到1900亿元,同比增长1.6%;辽宁支柱产业汽车、石化、钢铁及零售业税收同比增长25——30%,这些情况都释放出企稳回升的信号,辽宁经济有望在2017年实现略高于2016年的经济增长。

2、对于辽宁经济发展思路的一点想法

以传统重化工业为主体的供给结构与市场需求变化趋势不相适应,这是阻碍辽宁经济发展的基本矛盾。然而,辽宁升级产业结构将长期面临着两难选择:既不能弱化重化工业的主体地位,又必须加快工业转型升级步伐。重化工业具有资金密集、沉淀成本大、产业关联性强的特点,但凡有一线生机,任何区域和个人都不会主动承受全面转产的损失。而且,对于任何一个经济体,包括发达国家的经济体,传统产业活动都构成生产活动的主要部分。中国经济未来10-20年间将有几亿农村人口转变成为城镇人口,由此产生的巨大的就业和消费需求,远远不是少数高新技术工业能够满足的,仍然需要石油、钢铁、机械加工设备等传统产业的稳定增长来支撑。因此,将转型升级理解为放弃或弱化辽宁重化工业支柱产业地位的思路并不具有经济合理性。

但是,按照产业结构升级趋势,估计到2020年前后,我国人均收入可能达到1.2万美元,重化工业增长份额势必随着市场饱和而下降。即使重化工业向精深加工转型也面临吸纳就业减少,区域带动力减弱的前景。我曾考察过英国谢菲尔德等老工业区,这里的钢铁制造业已经全面向高端领域转型和升级,在国际市场占据了人体植入性钢板、航空航天材料等高端产品的领先地位,但是生产规模、用工量和区域关联性却大幅下降,城市仍然呈现一派萧条景象。

因此,传统重化工业转型必须两条腿走路,既要向精深加工原材料和现代装备制造业升级,又必须加快培育替代新兴产业步伐,以维持和接续经济增长。

辽宁产业结构升级的另一个要点是要以大型企业为主体、协同中小企业同步推进。产业升级具有内生的性质,即产业升级的主要力量产生于现有企业的创新活动。以现有企业为主体的创新必然采取技术进步的一个主要形式:推动新技术向成熟工业部门的扩散,在位企业将成为创造新知识、新技术、新产品的主要源泉。针对一些人说小企业比大企业更具有创新性的说法,发明了摩尔定律的戈登·摩尔就说过:但需要注意,区分利用和创造是重要的。人们经常说,新创企业(start-ups)能更好地创造新东西。它们不能。它们只是能更好地利用新东西。成功的新创企业几乎总是开始于在大公司的研发组织中成熟的想法。如果失去大企业或大企业的研发组织,新创企业也就消失了[3]摩尔的说法对于以重化工业为主体的辽宁经济更有现实意义。以大企业为主体,走技术和产品创新的转型道路体现了辽宁经济的基本特征。在这一过程中,也可能为新兴产业部门开辟新的市场需求,催生以中小企业为主的高新技术产业部门。因此,辽宁工业的优化升级之路应以大型企业为主体,中小企业为辅,协同包容推进。


李向平,(1950年12月生——)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辽宁大学毕业。辽宁省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智库专家。曾任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被评为辽宁省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先后兼任辽宁省财政学会副会长、辽宁省委省政府咨询委员、国家发改委“十一五”东北规划编写专家组成员、辽宁省发改委“十一五”规划编委会副主任。30余年来在国家和省级刊物公开发表和被省级以上决策采用研究成果200余篇(部),其中包括主持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重大问题及其对策》、国家计委规划研究课题《“十一五”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阶段目标和主要政策》、辽宁省政府课题《辽宁省“十一五”规划战略总体思路研究》、国务院老工业基地振兴办《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规划研究》、日本海外交流基金课题《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研究》、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辽宁工业经济史》等。先后获省部级1-2等政府奖20余次。


 

[ 返回 ]
友情链接: 世纪中天 |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 深圳市现代创新发展研究院 |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中国改革网 | 广东体改研究会 | 公益智库 | 河北省改革战略研究会 | 辽宁省城乡建设规划设计院 |
地址:沈阳市皇姑区北陵大街45-6号   电话:024-86913829  传真:024-86913829  E-mail:tgyjh2011@163.com
Copyright(C)2009-2019 All rights | 辽ICP备16002648号 技术支持:世纪中天